Wednesday, April 01, 2009

【奧地利】來自水瓶子Wien藝術史博物館的明信片


上次跟水瓶子說過他每次都用自己拍的照片當明信片,感光紙滑,郵票在寄送的過程硬生落下,結果我拿到一張沒有郵票跟郵戳的明信片,感覺好像他自已在照片背後寫寫送給我一樣;這回再次收到他的拍照明信片,一看到,忍不住笑出來,因為,這次的不是直接在上面寫字,有先貼白色的標籤紙,這樣郵票貼紙就會緊緊粘在上頭不會丟掉了。

但,這張明信片,寫的很奇怪。簡單區分左右兩塊,左邊這塊是這樣寫的:現在在開會,討論的事情很難,頭腦要裝很多東西,要理出問題在哪、根源是什麼?好像也是一種訓練吧!多看看世界,跟這些似乎都沒關係。我研究了很久,看內容寫到開會,會覺得這人是回來之後才寄給我這張明信片喔?!可看郵戳是4/01,上面又真的印著布拉格,那表示應該是在旅程中寄給我的;所以意思是即使在玩,也是在視訊會議?嗯!內心平衡了點,因為每次都覺得這人是不用上班喔?在台灣上班時間玩不夠還要玩到外國去,而且可以一次去這麼久。原來!還是沒那麼爽,旅行途中還要開會。

右邊這塊應該是他在博物館當下寫給我的,上面寫道:在博物館看到兩個畫家在複製畫讓我覺得整個博物館展的是不是都假的啊!水瓶子0328

我很喜歡他拍的這張西班牙小公主瑪格麗特照片,如果能把在臨摹的人跟整幅畫都拍出來,應該更妙!曾經也有看過在博物館對著畫作作畫的人,不過,多半是素描,很少像他這個畫架畫框就這麼搬在真跡的面前,而且已經上上油彩。兩幅對比,仔細看還是看得出有些些的不同,臨摹的小公主臉好像比較瘦長,深藍禮服的油彩沒有經過時間的摧殘顯得亮麗許多。

這是兩幅對比所以才看得出來,要是只單獨放上一幅,沒有研究的我們,猛一看,真的也很難分出真偽!完全可以理解水瓶子當時寫下的心情!

3 comments:

louloupan said...

這張小公主我愛~

水瓶子 said...

因為貼紙是從台灣帶去的,本來要在台北寄出的內容因為沒時間寄,就帶到布拉格去寄掉了。

現在要我提筆寫字簡直是要了我的命,我正在研究怎樣列印會比較好,搞不好以後貼紙上的字也是用電腦印的。應該有這種小型的印表機吧!

要把字打在照片上又要調顏色又覺得麻煩。

Rebecca said...

◎親愛的loulou
我也很喜歡這個小公主呢!總是看到很多以她為主題的畫作,每每看都覺得衣服漂亮,皮膚白皙的真叫人羨慕

◎親愛的水瓶子
那何必一定要這麼堅持的把它貼上去呢?你也真可唉!
至於你說的小型貼紙機!有啊!卡西歐就有岀啊!其實就是標籤紙啊!就像你們貼資產的那種一樣,你只要買比較大一點,或者,就很白痴的小條小條cut出然後貼上就好!不過,這樣成本應該會很高吧!因為機器不貴,但標籤紙很貴啊!...啊!反正你也是一般的標籤紙,沒差啦!